结缘电话 400-8088-387
购买咨询加微信
缅甸直供
国检证书
保价配送
支持退换
行家鉴定
免费评估
24小时
免费鉴赏
立即打开
微信扫一扫
添加专属翡翠私人顾问
张玉堂首页 翡翠选购最影响翡翠价格的内含物都有哪些?你都知道吗?
最影响翡翠价格的内含物都有哪些?你都知道吗?
来源: 原创文章 时间: 2019-01-03 17:40:33 编辑: 张博

  几乎每一件珠宝、宝石都会有内含物。内含物对于所有宝石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其价值的因素。内含物的数量、种类、大小等无不关系着该宝石在市场中的价值高低。对于拥有“玉石王者”地位的翡翠,内含物不仅是影响价格的关键因素,更是辨别其真伪的依据之一。


  翠性


  翡翠的翠性是指,在翡翠表面,我们用肉眼就可直观地看到的硬玉矿物解理面的反光,俗称“苍蝇翅”。翡翠的翠性是判别翡翠真假的重要标志。严格地说,翡翠的翠性应当是指,翡翠中主要组成矿物硬玉的颗粒大小和相互组合关系,在肉眼观察下的直观表现形式。“苍蝇翅”仅仅是翡翠翠性的一种表现形式。随着对翡翠观察角度的不同,翡翠的“翠性”表现形式也会有所不同。


e15e107bbbe31cad36af0b32250a6a7e.jpg


  色斑、色带


  行话里的色斑、色带是指除绿色以外,其他颜色的色斑、色带,也称脏色。如黄褐色、灰褐色等。这里,要特别提醒一下,我们不能把底色作为脏色对待,也不能把俏色及多色的组合当做杂色。


  石花


  翡翠中常有透明度稍差的小团块与纤维状晶体交织在一起的现象,称为“石花”。石花是翡翠内部团块状的白色棉絮物。它可能是由很多矿物组成的,也可能是愈合的裂隙。在一些透明度较好的翡翠中,石花根据其形状和特征的不同,可分为芦花、棉花和石脑三种类型。



比较干巴死板的叫“石脑”,比较散碎的叫“芦花”,状似棉絮的叫“棉花”,白色或绿色混在一起的叫“韭菜拌豆腐”。总的来说,在大众观念里,石花的存在对玉器的透明度和完美性都是不利的,且它容易对绿色产生不良影响,从而使整件翡翠玉器的价值下降。


  黑点、黑块


  黑点和黑块是指翡翠内部点状、斑状、丝状和带状的黑色部分。不同形状的黑点和黑斑可能有不同的形成原因。翡翠的黑点是铬铁矿被硬玉交代后的残余和假象。在强光透射下,翡翠的黑点呈绿色,在反射光下呈黑色。黑点一般都是零星分布在翡翠里面。翡翠的黑块由碱性角闪石或绿辉石造成,一般呈不规则状分布在翡翠里。



  石纹


  翡翠的石纹即“水迹”,它对翡翠的外观可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石纹的形态变化不一,可大可小,数量也不确定。石纹是先天(原生)造成,肉眼可见,中间一般没有带色(杂质)填充物。常见的冰纹就是石纹的其中一种。


  石纹是翡翠在地壳形成的过程中,受到地壳自然运动的挤压、搓揉,产生破碎、断裂,有的裂而不断,有的产生极细微的缝,带伤的石料随着运动下沉到地壳和地幔处,又在相对的高温高压下的地幔中的热液物充填到缝隙中而形成的。


  石纹是翡翠断裂后又经几千万年后的自然愈合,很像我们自身断骨,接上,愈合后留下的接缝影子。所以,石纹不会影响使用,不会影响其质量。“十玉九纹”这句话也印证了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所以,石纹又叫翡翠的“生长纹”。



  裂纹


  裂纹也好似一种裂隙,不过它是未经愈合的裂隙。这种裂隙要对翡翠的品质影响很大,在正常光线下,我们用肉眼就可见。


  如何区分裂纹和石纹呢?


  1、用指甲刮擦。


  用手刮擦翡翠表面,在刮动时没有跳跃感,只感觉到隐隐约约的摩擦阻力,就可能是石纹。因为石纹不够致密,表面不是很光滑,所以会有隐约的阻力。如果指甲有明显的“刮”、“勾”感,或者在刮动过程中出现明显跳跃感的,那基本可以认定它是裂纹。



  2、用十倍放大镜观察。


  十倍放大镜观察下,石纹是类似于面包状的线状结构,虽然不致密,但相互之间仍有密切联系。而裂纹则是开口的状结构。石纹看起来很像是翡翠的色根,因为玉石形成的后期会有一些矿物充填进石纹,所以石纹纹理和周围颜色会有所差别。而裂纹则没有,没有颜色、没有组织连接。


  认清这些影响翡翠价格的内部因素后,我们在选购翡翠时,就不怕看不懂这些都是什么了。在此特别提醒大家的是,具有严重裂纹的翡翠一定不能买。裂纹严重的翡翠,除了影响其价值外,还埋下了断裂隐患。所以,大家在购买翡翠前,一定要注意观察。


关于我们-翡翠吧
添加专属翡翠顾问
400-8088-387
深圳市罗湖区鸿隆世纪广场A座1410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7157472号-1
@ 2012-2019 深圳市张玉堂珠宝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著作权及商标声明)。
回到顶部
结缘欣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