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电话 400-8088-387
购买咨询加微信
缅甸直供
国检证书
保价配送
支持退换
行家鉴定
免费评估
24小时
免费鉴赏
立即打开
微信扫一扫
添加专属翡翠私人顾问
最新文章 更多
05.30
2018

飘花只能影响翡翠的价值,但是不能决定翡翠价值


常见的翡翠飘花种类有三种:玻璃种翡翠飘花、冰种翡翠飘花、冰糯种翡翠飘花。因为质地不同,它们的价格也是不同的,但是加上飘花,翡翠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有些飘绿花翡翠的飘花呈带状分布,而且还往同一个方向排列,有人将之称为“金丝种翡翠”,这也是所有飘花翡翠中最贵的一种。



总的来说,结构细腻密实、水头足、透明度高,飘花显得脉络清晰、晶莹清艳,与种相互辉映,当然价值会更高;另外就是翡翠越透飘花会好看,例如玻璃种、冰种上佳的水头及透明度淋漓尽致地突显了飘花的诗情画意,价值会比种水较差的油青种、糯种、豆种等干涩的质地的飘花更有价值。


其实哪种翡翠飘花价值高是没有绝对标准的,这个还得看飘花出现的地方和个人喜好。有些翡翠假如少了飘花可能价值还会更高,而一些雕刻大师往往能把飘花的地方用到最合适的点上,这种翡翠当然会比没有飘花的翡翠更好。



飘花翡翠不一定都值钱:


翡翠观音或佛公脸上飘花,人物挂件的基本要求是脸部必须干净,飘花再美,如果飘在佛像的脸上,就是一种瑕疵而不是美感了,这样的飘花只会减低翡翠的价值;


油青种、糯种、豆种等干燥品质的翡翠,因为种质差无法完美突出翡翠飘花盛开的天性,即使有飘花也不值钱。浮于翡翠表层的飘花,飘花在二维空间,没有立体感,好像被束缚,空间不足够的展现飘花潜质,这样的飘花价值不高。


阅读全文
04.04
2018

  翡翠的品种非常的多,而且不同的翡翠种类也是有着不同的名字,每一个名字都有着自己的特色,虽然说有的看起来非常的相似,但是实际上却相差的十万八千里。尤其是在翡翠中,最容易搞混的就是三青。那今天就和小编一起来好好的了解一下翡翠中的三青吧。

  

  1、花青种:花青种是一种颜色分布的很花的一种翡翠,花也就是指的翡翠的飘花,青指的则是翡翠的颜色。其实翡翠里面的颜色是没有固定的形状的,一般都是呈现的丝状、团状、云雾状或者是一些不规则的形状,交错的分布在翡翠的内部,而这些分布的很散的颜色有的是绿色,有的是偏黄一点的,有的是偏蓝一点的,甚至还有的是偏黑的绿色。要是和冰种的飘花相比较的话,花青种的底就要差很多了,这也是为什么花青种的美观度没有冰种的美感度那么的好了。花青种其实是属于中低档的翡翠,大部分都是用来做成摆件或者是花件的,只有一少部分的花青种的颜色分布的很漂亮,色调也很纯正,种水也比较的好,这种的花青种的价值会相对的高一点,一般都是用来制作成手镯或者是吊坠的。

  


  2、油青种:油青种翡翠的质地一般都是比较的细腻的,透明度也比较的高,翡翠表面的光泽就像是油脂一样,但是呢油青种的底色却不是纯正的绿色,而是有点发灰或者是发蓝的暗绿色。但是总的来说油青种翡翠的透明度和光泽都还是不错的,主要就是颜色发灰,要是和纯正的绿色相比较的话,油青种翡翠的色调要明显暗很多,而且油青种翡翠大部分都是豆种,有点粗糙,所以价格一直也不是很高。不过种水好的高档的油青种沉稳大气,佩戴起来的话会很衬托人的气质,价格也是比较的适中的,很受年长的女性朋友喜欢。

  

81b7d4f93f0d57f5e654700f9b833989.jpg


  3、干青种: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种翡翠的水头很差,看起来非常的干涩,透明度也很低,但就是颜色比较的浓烈,几乎是满绿的。常见的干青种的颜色有黄绿、深绿和墨绿。干青种翡翠内部一般都是有杂质的,但是因为干青种翡翠的颜色非常的浓,所以不少人还是喜欢干青种翡翠的,再加上这两年干青种翡翠的价格也会是一直都在上涨。

  


  其实,只要咱们在购买的时候,多观察,也使很容易看出他们的区别的,一件事物再像,总会有它的不同点的。


阅读全文
09.29
2018

  了解一下翡翠的形成过程就知道,翡翠达到满色已经很难得了,要达到满绿色的更是少之又少。实际市场上的翡翠大多数都是多种颜色夹杂其他瑕疵的,如果种水还可以,颜色上能有一丝绿色,其身价往往上涨几倍,所谓的“色差一分,价差十倍”就是这个道理。


  在颜色丰富的翡翠世界里,有一种显得小众一些的花青种翡翠,看名字我们大致可以想象,它既有色又有花,通常认为:凡是翡翠颜色不均匀,并能分得出绿色和底色的都可以称为花青种。换句话就是说,翡翠的的颜色只要包含一定含量的绿色都属于花青翡翠颜色。可见花青种翡翠非常强调和依赖颜色,也正是颜色的特征才有了花青种翡翠的称呼。



  花青种翡翠的“青”


  花青种翡翠的青色并非我们熟悉的绿色,这种所谓青的色调深浅有很多的变化,颜色过渡的方式没有任何规律,既有纯正的绿色,也有偏黄或偏黑的绿色。


  花青种翡翠的“花”


  花青种翡翠的"花"和我们熟悉的飘花有很大的区别,飘花的美如同一幅中国风的水墨画卷,花青种翡翠的花却是一个字“乱”----凌乱无序没有规则,形状也呈丝、点、块等多种多样,而且很多时候同一块翡翠上多种不同的花是交叉存在的,完全无法用几个字形容这种错综复杂的分布形态。



  大部分的花青种在翡翠中属于中低档翡翠,内部结晶颗粒粗糙,甚至肉眼可见矿物晶粒,因此翡翠外部呈现微微透明的状态。花青种翡翠一般用来做翡翠挂件、手镯、把玩等。颜色和种水决定了花青种翡翠的价格,如果颜色较为纯正、花的形状变化少、种水较好,价格也能达到几十万的高价,具有一定的购买价值。因此市场上8万的花青种翡翠手镯是有的。当然这样的翡翠数量很少,可以说是花青种翡翠中的“贵族”了。


  我们一起欣赏一款花青种翡翠手镯,大小尺寸:56.19mm*14.31mm*6.51mm,价格88000元,这款手镯具有浅色满绿的底子,花色辣绿,玉质细腻,看起来有光泽水润的感觉。缺点是它的绿色中夹杂暗黄的底色,有一些黑色斑点和石纹,这款翡翠手镯的亮点就是那一抹辣绿非常抢眼。



阅读全文
08.25
2018

  冰种飘花翡翠是指在透明无色的翡翠上飘有呈丝条状或草丛状的斑点和纹路,给人以清新淡雅的感觉,让人有种亲近感。市场上飘一条花的翡翠价格就是成倍增长,这之中仅仅是因为在冰种翡翠的基础上多了几丝绿色或蓝色的飘花。可以想象颜色对翡翠价值的重要性。


  冰种翡翠的底子加上蓝绿色的飘花,会使得整件翡翠给人的感觉清新怡人,同时通透灵性的玉石,可以消除人们心中的烦恼,长期佩戴宜于修身养性陶冶情趣。



  冰种飘花翡翠汇集了天地的灵气,不需要任何雕饰就有种独特的神韵,冰种飘花挂件更是女性最喜爱的饰品,越是质地细腻的冰种飘花挂件价值越高,中间的飘花以阳绿为佳,最受到人们的喜爱。但是黑色或者灰色的飘花价值不高,而且也也不够光泽,较为暗淡,非常的影响美观。


  将普通颜色的翡翠和飘花翡翠两者相比较,飘花翡翠的价格一般都比较高。大部分的飘花对翡翠成品来说是加分项,这样会让翡翠看起来更加漂亮,价值也会更高,如果是种水比较差的话,就是属于死飘花了,价值自然是会受到影响的。


  冰种飘花翡翠一般都是很少雕刻的,因为雕花翡翠都是比较好的,如果这个花一旦雕刻失败了,那就破坏了它本身所带有的意境和美感。



  冰种飘花翡翠价格受到哪些因素影响?


  1、种水


  翡翠中冰种翡翠的价值就已经是很高了,如果是冰种飘花就更上一层楼。冰种翡翠是仅次于玻璃种翡翠通透的翡翠种类,它水头足通透,而且常常能看到绿色或者蓝色的飘花,非常的精致,也成为了冰种翡翠的一大特色。


  2、飘花的位置和颜色


  在工艺上,飘花的位置也同样体现了冰种翡翠的雕刻工艺和价值,比如较为常见的冰种弥勒佛相,如果飘花的位置是在弥勒佛的大肚上,那么会显得比较饱满,价值也更高,但是要是在面部或者头部,就会大大的影响美观,价值就会远不如前一种。



  客观上,飘花的颜色必须与翡翠的底色有反差,如果与底色颜色相同,即相互相融,那么飘花作为色形是不可能存在的。常见的飘花颜色为绿色或蓝色,分别称为绿飘花和蓝飘花,或飘绿花和飘蓝花,翡翠是以绿色为主的玉石,绿色飘花的价值显然最高,蓝色飘花的价值次之。


  3、飘花的分布和大小


  飘花的分布指的是飘花在翡翠上的位置,有些飘花是在原料切割或者翡翠加工的时候有意为之,有一些则完全是无心之作。任何题材都有画龙点睛之处,也有一笔带过的地方。好的雕刻师,根据飘花的形式,雕刻出不同题材的作品,能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


阅读全文
添加专属翡翠顾问
400-8088-387
深圳市罗湖区鸿隆世纪广场A座1410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7157472号-1
@ 2012-2019 深圳市张玉堂珠宝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著作权及商标声明)。
回到顶部
结缘欣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