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电话 400-8088-387
购买咨询加微信
缅甸直供
国检证书
保价配送
支持退换
行家鉴定
免费评估
24小时
免费鉴赏
立即打开
微信扫一扫
添加专属翡翠私人顾问
最新文章 更多
01.27
2018

  玉石文化存在了上千年的时间,在古代时一直被作为是身份地位的象征。翡翠的出现已经有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大约是在明末清初时代被人们更加的熟知,当时也是只有皇家及贵族的人们才可以使用,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清朝时的慈禧对于翡翠的喜爱可谓是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慈禧的房间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有翡翠的影子,包括吃饭用的碗筷,头上的簪子,房间的摆设都是用翡翠制作而成的。据说慈禧为了收集翡翠还专门设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都是一些翡翠的成品,还专门有人轮流看守。

  

  在明清时期最具有代表性的也是慈禧最喜欢的翡翠就是翡翠白菜和翡翠西瓜了,都有着不同的美好寓意。在慈禧死后,她贴身的大太监李莲英还把慈禧最喜欢的翡翠白菜、翡翠西瓜以及夜明珠等都放进了她的墓室里。

  

清代翡翠白菜摆件


  要听到极品翡翠,极品翡翠不仅要有天然的本质价值,还要有鉴赏价值,蕴含着中国的历史文化,对民族有着与众不同的含义,有着极高的收藏和投资价值。

  

  翡翠的本质价值要从翡翠的颜色、种头、水头和质地等方面来一起看。

  

  翡翠的颜色是很多的,多种颜色中绿色的价值又是最高的,绿色中帝王绿的价值就是很高的,颜色纯正浓郁;质地越是细腻的越是好的,像是肉眼都能直接看到内部的颗粒额那种一定是不好的,是粗糙的;透明度越高的是越好的,且透明度高了对翡翠的颜色也有一定的衬托作用。

  

帝王绿翡翠戒指


  翡翠是一种可以代表中国女性古典美的一种玉石,在传统的基础上又给翡翠的雕刻增加了不同的新元素,充满了时尚感,也受到了很多国外人们的好感。

  

  翡翠的雕刻又有不同的主题,被制成了很多不同的翡翠造型,像是翡翠吊坠、翡翠手镯、翡翠耳坠和翡翠耳钉等,满足了各色人们的需求。在一个重要的场合,纤细的脖颈上佩带着适合自己的翡翠吊坠,优雅端庄又不显单调;翡翠手镯是适合各种不同年龄层次的人佩戴的,可挑选性比较多;至于翡翠耳钉,别看翡翠耳钉小,有的翡翠耳钉的价格比翡翠吊坠等大件的价格还要高。

  

  翡翠的价格虽然与翡翠物件的大小有关,但也不是绝对的,主要还是看翡翠的品质,翡翠的品质和翡翠的价格有着决定性的关系。


阅读全文
02.24
2018

  翡翠成品的最初样子是翡翠原石,国内的翡翠原石都是从缅甸交易过来的,品质参差不齐,因此价格也是不同的。在翡翠市场中常见的翡翠饰品有翡翠项链、翡翠手镯、翡翠耳钉、翡翠戒指和翡翠挂件等,还有一些是翡翠摆件、翡翠玩件和翡翠杂件等。我们来一一了解一下翡翠饰品的相关信息。

  

  翡翠手镯:翡翠手镯是一种环在腕间的翡翠装饰品。翡翠手镯大致可以分为两个类型,一个是素面翡翠手镯,一个是雕花翡翠手镯。

  


  素面翡翠手镯:也叫光身翡翠手镯,意思是翡翠手镯的表面没有任何的花纹,是光滑的,这样的可以很容易就看得出来翡翠的品质是否是优质的。品质会影响翡翠手镯的价格,品质高的价格自然是高的,有升值空间;品质差的价格自然是差的了,且只有装饰作用,没有任何的升值空间。

  

  雕花翡翠手镯:这样的翡翠手镯多半是有裂纹的,也就是说品质是不太好的,所以雕花翡翠手镯的价格会比光身的要低。对于雕花翡翠手镯来说,越是复杂的裂纹可能就会越多,购买时自己要想好。

  

  翡翠手镯一般是佩戴在左手的,一个是为了装饰好看,还有一个是为了身体健康,因为左手是最靠近心脏的部位。

  


  翡翠吊坠和翡翠珠链都是翡翠挂坠的一种。翡翠珠链是用翡翠珠子串联形成的,且每个款式都是不同的,有的还适当的镶嵌各种不同的晶石。翡翠吊坠也是垂挂式的,它的坠物会大些,一般会选择红绳佩戴,这样既大方又美观。翡翠挂坠的选择和佩戴者的脸型以及肤色还有兴趣爱好有关,不同的人需要足以到的地方也是不同的。

  


  翡翠戒面。对于不懂翡翠的人来说,可能觉得翡翠戒指的形状太小了,价格也不会太高,那你可就错了!翡翠的价格中虽然大小也是一个因素,但是更重要的还是翡翠的品质和一些雕刻的因素。在两块翡翠的品质差不多的情况下大小才可以作为最终的判断,体积越是大的价格自然是高的了。

  


  翡翠耳钉。翡翠耳钉都是比较小的,是一种佩戴在耳上的装饰物。这个别看小价格也是不容小觑的,有的翡翠耳钉价格比较低,几十块钱的都是有的,有的则很高,甚至上百万、千万都是有的。

阅读全文
04.28
2018

  说起翡翠很多人都会选择佩戴翡翠手镯或者是翡翠吊坠,这些都是最常见的翡翠饰品,其实翡翠耳饰也可以展现出女性的优雅。和其他的耳饰相比较的话,翡翠有着可以让人倾倒的资本以及绚丽的色彩,翡翠独特的美感更是增添了女性时尚的韵味。

  

  翡翠耳环、耳钉和耳坠是翡翠饰品中最常见的三种,而翡翠耳饰的固定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根据翡翠雕刻出来的尖钩,另一种则是依靠金属尖钩来固定的。那就来好好的了解一下这三种翡翠耳饰吧。

  


  翡翠耳环:大多数的翡翠耳环都是圆环形的耳饰,按照佩戴方式有可以划分为贴耳饰耳环和垂耳式耳环。

  


  翡翠耳钉:翡翠耳钉要比翡翠耳环小一点,是直接固定在耳垂上的,不能够随意的活动,大多数的翡翠耳钉都是贴耳式的。

  


  翡翠耳坠:翡翠耳坠一般都是垂耳式的,通过金属尖钩悬挂在耳垂下面,可以随着人体的行动而摆动。在古代的女子总是会佩戴一些垂挂在耳垂下面的翡翠耳坠,这样可以用来规范自己的走路姿势,女子走路的时候不能太快,也不能够大摇大摆,否则耳垂就会打脸,就是用这样的办法来纠正自己的走路姿势。

  

  根据市场上的翡翠耳饰风格可以将其分为三大类,分别是传统型、改良型和现代型。

  


  1、传统型耳饰:传统型翡翠耳饰不管是款式还是在造型上都有着悠久的历史,代表着中国传统的翡翠文化,主要的款式有双丝花耳环、珍珠花形耳环、饰钻如意耳环等等。这一类的翡翠耳饰比较适合年龄偏大的女性朋友佩戴,可以让佩戴者更加的典雅高贵。

  


  2、改良型耳饰:这一类的翡翠耳饰是在传统型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创新,加入了部分流行的元素,但是还是包含着中国人喜爱的福、禄、寿这样的题材。经过设计师的加工让翡翠耳饰更加具有一些时尚的气息,这样的翡翠耳饰更适合中年或者是比较年轻的女性朋友佩戴。

  


  3、现代型耳饰:现代性的耳饰是一种同时具备了东方传统文化和西方时尚潮流的一种新型耳饰,翡翠耳饰通常都是以翡翠为基础,搭配上钻石或者是其他的宝石来进行镶嵌,这样不仅保留了翡翠独有的特性,还增添了翡翠的时尚感,能够完美的展现出女性的魅力。

  

  在现在的社会上,几乎每一个爱美的女孩子都会佩戴耳环耳钉之类的饰品来增强自己的气质,而翡翠耳饰它可以将女性的妩媚展现的淋漓尽致。


阅读全文
05.24
2018

  南红玛瑙饰品非常精致美丽,吸引我们的眼球。近些年来,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也会花费比较昂贵的价钱去购买收藏自己喜欢的南红饰品。南红饰品跟其他玉类饰品一样,有很多种类,包括手镯,戒指,项链,耳环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平常可见的南红玛瑙饰品。

  


  不过由于佩戴手镯,戒指,项链比较麻烦,而且不小心很容易使南红玛瑙饰品发生破裂,所以佩戴时需要我们格外小心。正因为如此,大多数人常常更喜欢佩戴南红玛瑙耳饰,不仅方便佩戴,漂亮大方,而且一般不容易发生破裂。

  

  南红玛瑙耳饰也有很多种类,有耳钉,耳环,耳坠,品种不是很单调,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适合我们个人气质的。不过我们选择南红玛瑙耳饰的种类也要根据自己的肤色发型着装等外在条件来选择,最好选择可以提高自己气质的南红玛瑙耳饰。耳钉一般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因为轻巧,佩戴也简单,给人的感觉低调奢华有内涵。佩戴南红玛瑙耳饰不仅美观,而且还可以调养身心,提高个人气质,使身心愉悦。

  


  南红玛瑙也并不是都是精品,有很多南红玛瑙是有瑕疵的。其中一种瑕疵就是南红玛瑙中掺杂杂质。南红玛瑙中的杂质可能是因为南红玛瑙在形成的过程中就渗进了其他的物质,这些杂质是很难在后天加工中去除掉的,会呈现一些黑点状的形状分布在南红玛瑙中。所以有些会遗留在南红玛瑙内部,但是经过加工修饰后,我们肉眼是很难发觉的,它的表面看起来与不掺杂杂质的南红玛瑙并无什么两样。这就需要我们在购买南红玛瑙时提高警惕,以免买到劣质的南红玛瑙,这类南红玛瑙的收藏价值是很低的。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南红玛瑙在后天的加工中由于各种因素不小心掺杂了杂质,这一般是可以被发现的,而且雕刻师会在不毁坏南红玛瑙本身的情况下,把掺有杂质的南红玛瑙那一小块给去除掉。这也是考验雕刻师的技艺的时候了,有的有杂质的南红玛瑙会在雕刻师的设计下呈现另一种美丽,当然这也是极少数,我们还是希望可以收藏一个没有杂质的南红玛瑙。


阅读全文
添加专属翡翠顾问
400-8088-387
深圳市罗湖区鸿隆世纪广场A座1410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7157472号-1
@ 2012-2019 深圳市张玉堂珠宝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著作权及商标声明)。
回到顶部
结缘欣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