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电话 400-8088-387
购买咨询加微信
缅甸直供
国检证书
保价配送
支持退换
行家鉴定
免费评估
24小时
免费鉴赏
立即打开
微信扫一扫
添加专属翡翠私人顾问
最新文章 更多
01.03
2019

  在翡翠中,“春”即紫罗兰,带春的翡翠也称紫罗兰翡翠。“彩”即绿色,指绿色的翡翠。“春带彩”翡翠,即指同时带有紫罗兰和绿色两种颜色的翡翠。


  “春带彩”又作“椿带彩”,它是翡翠色彩中的一种经典组合,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颜色。在实际生活中,质地通透,而又无明显瑕疵的春带彩翡翠更是少之又少。紫色和绿色的颜色对比感,形成独特的自然美,故春带彩翡翠俘获了众多女性的芳心。



  翡翠行话里,有一句“色差一分,价差十倍”,所以,拥有两种颜色的春带彩翡翠便成为带色翡翠的佼佼者之一,其价格和地位自然不言而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紫色有“紫气东来”之意,属于富贵、吉祥之兆。紫色,犹如烟霞般徐徐升空,神秘而华贵,倍受东方女性的喜爱。


  春色还可分为粉紫、茄紫和蓝紫,其中以帝王紫为最佳。绿色代表着健康、娇艳、时尚和活力。从古至今,绿色翡翠一直都为人们喜爱着。而春带彩翡翠,集合了两种颜色的精髓,可以说,春带彩翡翠是完美和绝佳的代表。



  春色在不同的地方喻意也有所不同。有的为赞美春天的景色,也有把春色比作女子娇艳的容颜,还有形容喜色及脸上的红晕等。春色,在越剧行话中,还指面部表情。那么,大家为什么会把翡翠中紫色称为“春”色?


  早些时候,“春带彩”是“莼带彩”。植物莼能开出呈粉赤色、紫赤色的花,颜色搭配极似春带彩翡翠,可莼字过于生僻,所以渐渐地在口语中美化,形成了现在的“春带彩”。


另一种说法是,在云南和缅甸一带,都生长着许多香椿树。开春后,椿树发芽,椿芽绿色透着紫红,格外鲜艳,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美味菜肴。因此,当地的翡翠玉石商们也将翡翠的紫罗兰色形象地称为“椿色”。春色迷人,它总给人幸福美满充满希望之感,用“春”来形容翡翠的紫色,本身也有期待紫罗兰翡翠能给人带来幸福之意。



  那么,怎么看春带彩翡翠档次与价格呢?


  行内有“见春死”的说法,意思是说大部分紫罗兰料子多有裂纹或水头不足,故无法做出很好的成品。紫罗兰翡翠产量少,能同一个翡翠上有同时存在紫色和绿色的可能性更小。春带彩翡翠极少有能达到冰种或冰种以上的原石。


  常见的春带彩翡翠,一般种水都中等偏下,或者纹多、裂多。种水好、颜色好的春带彩翡翠,可谓是万里挑一。往往,春带彩翡翠拍出来都很好看。但在实际中,春色在自然光下看会变淡,这是一种正常的光学反应,俗称“见光死”。



  我们在选购春带彩翡翠时,一定要在不同光线下观察清楚,才好判断其色彩的变化符不符合自己的要求。春带彩翡翠的整体价格虽然略低于满绿翡翠等品种,但因其能同时有两种颜色,不管种水好或差,在众人眼中,都是稀罕之物。


  紫色和绿色的颜色质量和颜色的总量,以及两种颜色的分布特征,都对翡翠的价格有着至关重要的决定作用。石性重、颜色暗淡,又裂多、纹多的翡翠,即使颜色是春带彩,那它也是低端翡翠,价格不高。如果种水较好,裂少、棉少,两种颜色都靠近“浓、阳、正、艳、匀”原则的春带彩翡翠,则属于高档翡翠了,它的价格也会更高。



  因种水跨度很大,在目前的翡翠市场里,春带彩翡翠的价格基本上是以“万”为计算单位的。少则一两万元,多则数百万元。特别是近年来,紫罗兰翡翠的猛涨,导致带动起春带彩翡翠的价格涨势更猛、更迅速。


  春带彩翡翠制成的成品富贵大方,纯粹的紫罗兰色和明亮的绿色搭配在一起,给人一种鲜活明快的感觉,所以春带彩翡翠能够很好得衬托出女性的秀气,又凸显一种玲珑、雅致的气质。



  人生能得一件极品春带彩翡翠,就如与一位温柔如水、魅力无限的女子相遇,一生得一,足矣。


阅读全文
09.18
2018

  颜色变化性强是春带彩翡翠手镯的一大特色,春带彩手镯的价格与其颜色息息相关,颜色色调的深浅和分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整个手镯的美观程度,色调越正,价格也就越高。紫色和绿色的搭配只有分布得当,色正且匀,整体才会突出春带彩翡翠的独特之美。


  春带彩手镯的种水一般不太高,所以它的整体价格低于满绿翡翠手镯,但兼具两种颜色仍旧是稀少的翡翠品类。另外翡翠手镯的瑕疵尤其是绺裂在春带彩手镯上会尤为明显,所以选购时需要特别注意瑕疵。如果能够兼顾到翡翠的“浓正阳匀”当然更好,颜色与玉质兼具的春带彩手镯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对于色淡且种水一般的春带彩手镯来说,这类手镯的价格目前在几千元左右。而春彩两色匀称,种水处于中上水平的手镯,价格就已经是以万元为单位了,而那些色正且浓的春带彩手镯就比较昂贵了,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


  因此一万元左右基本买到中上档次的春带彩翡翠手镯,我们一起看看实物吧:



  冰糯种春带彩天然翡翠圆管手镯(57.5mm),质地细腻柔滑,浅浅粉紫罗兰底色,一抹鲜美绿花相衬,上手淑女范儿,完美无纹裂;



  糯种春带彩天然翡翠扁管手镯(58mm),底子细腻,色彩缤纷,淡淡紫飘一截辣阳绿,上手抢眼,表面有些微翡色,有轻微小纹;



  糯种春带彩天然翡翠扁管手镯(53.4mm),质地清新,色彩甜美,绿色和紫色分布均匀,无纹裂,绿色偏暗,颜色纯度不够,有一截带翡色。


阅读全文
09.18
2018

  翡翠手镯广大女性朋友最喜欢的饰品之一,春带彩的翡翠因为独特而亮丽的颜色更得到年轻女性的喜爱,天然的春带彩翡翠手镯即使种质差一些颜色也一般非常漂亮,如果加上经常佩戴,手镯里的色泽会因为人体的滋养变得越来越通透,绿色和紫色浑然天成,更加亮丽动人。但是如果买到了假的春带彩翡翠手镯,不仅会造成经济上的损失,更对我们的身体健康无益。



  有位朋友花了约10万块,购得一款春带彩的翡翠手镯。满心欢喜地戴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手镯上的“春”竟然没有了!只剩下一丝绿色好像也变浅了。一般来说紫色和绿色都是翡翠的自然色,它们又怎么会无故消失呢?


  朋友后来提到这个翡翠手镯的时候,说是用力擦的时候还能看到少许粉末物掉落。看到这里想必有的翠友心中已经有一些明白了,的确是的,这位朋友的手镯是抛光粉染色的春带彩!


  春带彩翡翠中自然形成的紫色,其实一般都比较浅淡,达到非常艳丽的程度不多。正式由于紫色翡翠的相对少见,所以春带彩翡翠在市场中还是很讨喜的,价格通常也不低。有了利益驱使,黑心商人便把并不艳丽的春带彩利用加入着色剂进行抛光,冒充高档春带彩翡翠高价出售,获得不正当利益。



  很多人都知道,玉石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抛光。抛光过程中有时确实会用到特制抛光粉,这样做的目的是利用抛光粉将翡翠晶粒表面打磨得更细腻平整,提高翡翠的光泽和亮度,这是翡翠制作过程中正常的现象。


  而上述的春带彩翡翠是在原为浅绿色的翡翠或者直浅紫色翡翠中,加入了紫色着色剂的抛光粉,使浅绿翡翠表面蒙上一层淡紫色或者浅紫色翡翠的紫色加深变浓,抛光之后故意跳过清洗翡翠表面的环节,将颜色固定在翡翠的表层,使普通颜色较浅的翡翠变身漂亮特别的春带彩,提高翡翠的价值。



  这样在翡翠表面含有抛光粉的翡翠看起来鲜艳美丽,但是佩戴时间一长就会发生上述朋友说的掉“春”,颜色变浅影响美观之外,这些化学物质还含有一些有害物质,长期佩戴这样的翡翠手镯更可能损害身体健康。


阅读全文
10.15
2018

  手镯历来都是女性最喜爱的饰品,不少女性在第一次购买翡翠饰品时都会选择翡翠手镯,翡翠手镯不仅款式多样,例如,常见的手镯款式就有:翡翠圆镯、翡翠贵妃镯、翡翠平安镯等。翡翠手镯除了可以按款式进行分类外,还可以根据不同的颜色进行分类,例如,可以分为:满绿手镯,飘花手镯,春带彩手镯等。今天就给大家讲讲翡翠手镯中的春带彩手镯,春带彩指的是一块翡翠上同时具有三种颜色,在翡翠行业通常把同时具有紫罗兰色、绿色、白色这三种颜色的翡翠称为春带彩。

  

  那么,春带彩翡翠手镯的价格通常是多少呢?春带彩翡翠手镯的价格贵不贵呢?针对大家关心的这两个问题,我们以张玉堂翡翠的春带彩翡翠手镯为例,为大家讲解春带彩翡翠手镯的特点及价格。

  

  第一款:糯种春带彩翡翠手镯

  


  张玉堂翡翠结缘价:¥25000

  

  这款翡翠手镯是“糯种春带彩翡翠手镯”。虽然种水是糯种,但是整体表现出来的观感还是很细腻的。手镯整体的光泽度和水润度都不错,手镯上大面积都呈现出紫罗兰色的表现,局部出现了飘绿的现象,整体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在糯种翡翠中能有如此的表现是极为难得的。因此,这款翡翠手镯的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

  

  第二款:糯冰种春带彩圆条手镯

  


  张玉堂翡翠结缘价:¥48000

  

  这款手镯是“糯冰种春带彩圆条手镯”。虽然种水为糯种,但是内部表现得极为细腻,光泽感也很好。白色、绿色、紫罗兰色三种颜色的分布很均匀,营造出来的观感非常好,可以说是糯种翡翠手镯中难得的精品。因此,这款春带彩翡翠手镯的价格也比较高。

  

  第三款:细糯春带彩翡翠平安镯

  


  张玉堂翡翠结缘价:¥12000

  

  这款手镯是“细糯种春带彩翡翠平安镯”。由于是细糯种的缘故,因此,这款手镯的种质表现极为细腻。手镯呈现出来的光泽感也比较强,紫罗兰色、白色、绿色分布于手镯上,但是分布得并不均匀,因此,影响了一部分的观感。总体来说,这款手镯的品质还是比较高的,但是由于颜色分布较为混乱,因此,价格并不高。

阅读全文
添加专属翡翠顾问
400-8088-387
深圳市罗湖区鸿隆世纪广场A座1410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7157472号-1
@ 2012-2019 深圳市张玉堂珠宝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著作权及商标声明)。
回到顶部
结缘欣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