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电话 400-8088-387
购买咨询加微信
缅甸直供
国检证书
保价配送
支持退换
行家鉴定
免费评估
24小时
免费鉴赏
立即打开
微信扫一扫
添加专属翡翠私人顾问
最新文章 更多
03.23
2018

  黄加绿翡翠是指在一块翡翠中同时出现有黄色和翠绿色的翡翠,大多数翠友看多了绿翡翠的碧翠欲滴或者紫罗兰的神秘妖艳,偶遇黄加绿翡翠,一定会被它繁复的色彩所吸引。 黄加绿翡翠犹如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佳丽般珍贵,只有了解了它的生成之艰、存世之少、色彩之奇,才能真正感受到“翡”“翠”共生的黄加绿是的非凡魅力。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黄色代表着尊贵、财富,是帝王之色;绿色代表生命与灵气,黄加绿翡翠因为翠色欲滴的绿色遇上明亮鲜活的黄色,注定备受人们欢迎和喜爱!

  

  黄加绿翡翠是翡翠中非常稀有的种类,因为它同时拥有原生的绿色和次生的黄色,其资源存世的稀少性、其拥有强烈的颜色视觉冲击力与审美情趣的独特的魅力,是一种受收藏家们青睐的高端翡翠,其选购、收藏价值更是不言而喻。因此,在翡翠市场上,黄加绿翡翠的价格肯定不低。


具体原因:


糯种黄加绿天然翡翠吊坠


1、色彩因素:黄加绿翡翠兼具黄色与绿色,给人一种高贵优雅的感觉,颇具艺术色彩。而且,至今,黄色仍然象征着财富和地位,而象征生命的绿色,使严肃的黄色增添一点活力,寓意更加深远、吉祥;


2、资源因素:众所周知,黄加绿翡翠是一种稀少的品种,在市场上的流通数量简直是凤毛麟角,而物以稀为贵,因此,这一条件使其价值不断提升;


3、艺术价值因素:黄色与绿色两大色系结合在一起,在创作上给玉雕大师有了很大的想象空间,色彩的浓稠层次,让玉雕作品更具空间感。精雕作品以更丰富的形式展现,从而提高了收藏价值。

  

  怎么鉴别黄加绿翡翠手镯的真假?


首先,通过翡翠的光泽来鉴别,天然的黄加绿翡翠手镯光泽为玻璃光泽,黄、绿色的B+C翡翠手镯是树脂光泽,黄加绿翡翠手镯的光泽比B+C翡翠要强;


糯冰种黄加绿翡翠贵妃手镯


其次,通过翡翠的表面特征鉴别,黄加绿翡翠手镯表面可见橘皮纹,而黄、绿色B+C翡翠经过酸碱处理,用10倍放大镜下可看到蜘蛛网状的酸蚀坑;


三,通过翡翠的颜色鉴别,黄加绿翡翠手镯的颜色鲜艳,看起来很自然,有些可以看到绿色色根;而黄、绿色B+C翡翠的颜色看起来很"浮",好像颜色是"浮"在表面的,还有就是有裂隙的地方颜色很集中,很浓。只要我们仔细观察,通过一些特征就可以较快地鉴定出黄加绿翡翠手镯和B+C翡翠手镯。

  

  黄加绿翡翠是以颜色取胜的,其艳丽的颜色是它的最大亮点。所以,购买黄加绿翡翠手镯时,要注意翡翠颜色的纯正程度。黄色和绿色鲜艳明快、对比强烈,色彩饱和度高且融相合的价值也就越高。另外,颜色分布面积越大的,其价值也越高,升值空间和收藏性也就越好。


阅读全文
07.31
2018

  黄加绿翡翠凭借独特的绿色与黄色的双色组合,而受到人们的青睐,是市场上价值最高的高档翡翠种类之一。

  


  黄加绿翡翠的价格

  

  黄加绿翡翠的价格很大程度不同是取决于其颜色和种水,美丽的颜色是黄加绿翡翠的最大的亮点,要求无论黄色和绿色都应当鲜艳明快,对比强烈,色彩饱和度高,颜色纯正。

  

  黄加绿翡翠的颜色色调不同或者是颜色分布不一样,则黄加绿翡翠的价格也会有很大的变化,比如,黄加绿翡翠的颜色绿色和黄色的色调纯正的话,其价格就会比颜色不纯正的黄加绿翡翠要高得多。


另外,黄加绿翡翠的颜色分布面积不同,价格也会有很大的区别,黄加绿翡翠的颜色面积越大,价值就越高,越珍贵。其次是黄加绿翡翠的种水也能很大程度上影响翡翠的价格,黄加绿翡翠的种水越好,价格就会越高,达到冰种的黄加绿翡翠都是极其罕见的收藏级珍宝,价格不菲。


  

  黄加绿翡翠中美丽的绿色和艳丽的黄色给人们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审美新情趣,所在黄加绿翡翠一直都受到人们的喜爱,一件做工普通的黄加绿翡翠挂件价格也在数万元以上,一只豆种的黄加绿翡翠手镯价格都在40万元以上,品质比较好的冰种以上的黄加绿翡翠手镯价格能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以上。

  

  黄加绿翡翠属于高档翡翠,价格一向都比较高的,只要翡翠带点黄加绿的颜色,其价格就会上高很多。在翡翠市场上,黄加绿翡翠的价格都是比较高的,甚至有的黄加绿翡翠手镯价格比带绿色的翡翠手镯还要高,如在2009年北京国际珠宝展上,一只豆种的黄加绿手镯报价都在40万元以上,而当时市场上一只飘绿花的冰种手镯价格在35万左右。

  

  这两年来,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大部分翡翠价格有所降低,但黄加绿翡翠作为高档翡翠,价格却居高不下,在市场上仍然十分受欢迎,从中可看出,黄加绿翡翠是很有保值性的翡翠,而且升值空间也是很大的,是翡翠收藏的佳选。


  

  黄加绿翡翠的选购注意事项

  

  黄加绿翡翠作为高档翡翠,因为同时拥有绿色和黄色两种组合色的独特艳丽美而深受人们的喜爱,在翡翠市场上,黄加绿翡翠的价格都比较高,所以要谨慎购买购买黄加绿翡翠。首先我们在购买黄加绿翡翠时,要先鉴别所购买的翡翠是不是黄加绿翡翠,因为在市场上有许多B+C翡翠就做成黄加绿的颜色,在外观上,黄绿色的B+C翡翠与黄加绿翡翠很相似,所以,在购买是要先鉴定所购买的是否是黄加绿翡翠。

  

  黄加绿翡翠是以颜色取胜的翡翠,其艳丽的颜色是翡翠的最大亮点,所以购买黄加绿翡翠还要注意黄加绿翡翠的颜色的色调是否纯正,黄色和绿色都是鲜艳明快,对比强烈,色彩饱和度高的黄加绿翡翠价格就越高,还有,颜色分布面积越大的黄加绿翡翠,其价格也越高,所以,购买这样的黄加绿翡翠,才会有更好的视觉美感,有更大的升值空间。


  最后,不要忽略黄加绿翡翠的种水,种水好的翡翠质地细腻,水头足,有灵性。种水好的黄加绿翡翠才能更好将黄加绿翡翠的颜色更好的映衬开。


  

  因此我们在选购黄加绿翡翠的时候,要选择种水好的黄加绿翡翠。种水好的黄加绿翡翠肉质细润,品相好、颜色视觉对比更加强烈,而且保值和升值的空间大。


阅读全文
08.09
2018

  在翡翠赌石各种各样的品种,关于它们命名的方式,有的是根据种质命名的,有的是根据颜色,还有的是根据地点定名,不管是根据什么因素定名,每个品种都是有着它独特的魅力,也正是犹如品种的复杂,让性格不同的翠友都喜欢翡翠赌石,而在这些品种中有一种叫做双色翡翠赌石,我们来看看!


  双色就是两个颜色组合在一起,目前是常见看到的最多的双色翡翠赌石也就是春带彩和黄加绿两种,一般春带彩是木那场口出的多一点,而黄加绿大多是大马坎场口出的多,一起认识下春带彩和黄加绿是什么样的!



  春带彩是有翡翠赌石紫春与翡翠赌石绿翠两种颜色。春指紫赤色的翡翠赌石。紫色翡翠赌石也称紫罗兰。彩代表纯粹绿色。春代彩是指一块翡翠赌石上上有紫有绿。


当前春带彩的翡翠赌石已非常稀少,至于价格嘛,当然会有些高。近2年,紫罗兰的翡翠赌石升值的很快,而且最近价格还在上涨。春带彩翡翠赌石本身就很有价值,如果有点绿,紫又深得话,就要上六位数了。



  黄加绿是翡翠赌石中的一个非常稀有的品种,因为它必须同时拥有原生的绿色和次生的黄色,这就使得它比单一的绿色翡翠赌石更加难以形成且更加稀少。而市场的表现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


在每次翡翠赌石的公盘的数千份标的中,绿色的翡翠赌石以及玻璃种翡翠赌石相对比较常见而黄加绿翡翠赌石却是凤毛麟角,只是偶尔能见到一两份而已。


  除了双色还有多色的,这类翡翠赌石价值一般都比单色的要高一点,当然这里指的是在同等品质条件下的。


阅读全文
08.29
2018

  阳绿也被叫黄阳绿,字面上看要翠中带黄,是明亮的黄,而且有光亮。看上去很有生气较活跃。阳绿是翡翠绿色等级的专有词语之一,阳绿翡翠的特质,就是色调稍微透明至半透明,翠色鲜阳,微黄而明亮,就像春天的黄阳树新叶。


  由此可看出很多阳绿翡翠的一些特点:第一是翠中带黄,就是翡翠的色调有翠色,有黄色。其次,色调微透明至半透明,依据翡翠手镯的种水来讲,基本上就已然要触及到糯种以上才满足。翡翠的色调有很很多种,当中以绿色为贵,阳绿就是绿色中的贵族。



  阳绿翡翠也可以说是翡翠绿色级别中的一类。这类阳绿翡翠的特点是颜色有一点透明到半透明,翠色鲜阳,微黄而亮丽,就像春天的黄阳树新叶,因此才被被称为阳绿或是黄杨绿。


  尽管阳绿翡翠没有浓绿翡翠颜色那么深浓,可是只要雕琢加工处理得当,同样是价格不菲。虽不能够和浓绿翡翠相比较,可是雕琢得当,价格也不菲。


  阳绿翡翠在缅甸翡翠中是还算高档的一类翡翠,倘若种水比较好如玻璃种,其价格也是昂贵的。可是也不一定就认为阳绿翡翠价格就应当比其他颜色的翡翠贵,翡翠价格高低需要参考除了颜色之外的其他标准,如种、水、工等。



  绿色翡翠也分三六九等,并非所有的绿色翡翠都值钱,绿色翡翠价格也是不尽相同。


  阳绿色鲜艳、均匀透亮,它与帝王绿相比,不像帝王绿那么深沉,但是鲜艳、透亮一些。它是一种常见的高档翡翠所出现的颜色。这种绿色翡翠如果是种水较好的话,十几万到几十万元的价格也是非常常见的。如果是正阳满绿的一只翡翠手镯,价格也是会出现上百万的情况。


阅读全文
添加专属翡翠顾问
400-8088-387
深圳市罗湖区鸿隆世纪广场A座1410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7157472号-1
@ 2012-2019 深圳市张玉堂珠宝有限公司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著作权及商标声明)。
回到顶部
结缘欣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